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re小說 > 靈異 > 嬌華 > 1161 白骨暗道

嬌華 1161 白骨暗道

作者:糖水菠蘿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7-02 19:56:52 來源:閱書

-

“哎!”季盛下意識要追,被趙琙攔住。

“可是世子,這裡麵……”

趙琙說道:“她自己要去。”

說完,趙琙轉頭看向夏昭衣:“阿梨,她不是罪犯嗎?你怎麼不抓她?”

夏昭衣的眉眼看不出情緒,她平靜地望著陳韻棋的背影消失在黑暗裡:“她若自己不想走,我們很難帶回去。”

想到夏昭學以前所說的離嶺老者不殺原則,趙琙故意道:“她若身犯命案,我們便私設公堂又何妨,殺了她替天行道唄。”

“她父親纔是罪魁禍首,”夏昭衣說道,轉身去找沈冽,“她雖有過,但罪不至死。至於其他命案,還得三審定讞纔可。”

趙琙跟上:“你不是有鞭子嗎?用鞭子拴她,再帶她離開。”

夏昭衣冇再理他。

暗室裡的箱子全部都被沈冽打開了,皆是屍塊,除卻頭顱,還有四肢。

夏昭衣進去:“沈冽?”

沈冽正站在最裡麵的箱子前,目光望著角落,聞言回頭,道:“阿梨,有條密道。”

夏昭衣皺眉,快步過去。

一個高約兩尺半的方正暗道口洞開在石牆角落,被箱子半掩。

密道口和附近地麵沾著很多血,顏色不一,其中幾處血水顏色鮮紅,其上還有血沫。

“有傷口的血,也有自口中吐出的。”沈冽道。

夏昭衣打量附近:“極可能我們第一次來時,她已經跑了。”

想了想,夏昭衣回身朝風清昂的刑具走去,拾起一把斧子回來:“你們後退。”

在男人們後退開後,她舉起利斧,一把鑿了下去。

瞬時塵土飛揚,滾滾濺起。

牆麵年代太久,土質早便鬆垮,經不起她幾斧子,洞口便變大了。

夏昭衣抖落頭上的灰,握著利斧半跪在地,自懷裡摸出一個火摺子,橫擲了進去。

火摺子的星火在疾飛途中越來越明,照亮四壁。

夏昭衣眼眸微微睜大,似被這抹星火點燃。

沈冽蹲跪在她身側,劍眉緩緩皺起。

旁邊俯身下來的趙琙和季盛傻在當場。

這條暗道四壁皆是整齊堆砌的白骨,一眼望不到儘頭,那火摺子跌落的地方,火光漸弱,卻恰好照亮幾顆頭顱。

跟外麵箱子裡所發現的頭顱一模一樣,經過特殊處理後並未腐爛,呈色焦黃,五官清晰。

而這幾顆頭顱卻恰是他們四人都認識的人,當年的刑部尚書陸容慧,還有他的妻子劉氏和幾名家眷。

趙琙喃喃:“當年說陸容慧慘死,我看世人怎麼都料不到,堂堂刑部尚書的腦袋,竟擺在這裡。”

刑部尚書也好,平民百姓也好,如今在累累屍骸中,並無特殊之處。

夏昭衣淡淡道:“他當年生挖難民腦髓,去救他腦癱兒子,那所謂藥方,在風清昂的書中也有寫。”

沈冽側眸看她:“阿梨,如果按時間推算,那麼這裡五年內還有人來過。”

夏昭衣沉眉:“柳河先生給我的信上說,風清昂為驚河人,但這裡是衡香。以及,三十五年前風清昂便有五十多歲了,按時間推算,他如今已是八十古稀。不過也有可能,是他那名叫小刀的徒弟。”

暗道儘頭,深邃黝黑,火摺子的微光遠不足以觸及。

夏昭衣想了想,目光望向沈冽。

“你想要過去?”沈冽說道。

“嗯,但是……”

“我去吧。”沈冽道,便要起身。

“沈冽,”夏昭衣抬手按在他的臂膀上:“我知道你會替我去,所以我才說但是。”

“好,但是什麼?”沈冽看著她,目光溫和認真。

夏昭衣忽然笑了:“但是……”她冇再說下去,起身道,“我們回去吧。”

“回去?”沈冽抬眸看她。

“嗯,我答應趙琙,要送他回去。”

沈冽斂眸,看了她一陣,轉頭望回甬道。

知她一直所尋,絕不會輕易放棄,日後她定還會來,所以,沈冽想現在就替她去走這一程。

但不管是他還是她,他們都清楚彼此對趙琙並不放心。

趙琙其人,亦正亦邪,正時能為國為民,大義在先,當年鄭北大軍慷慨捐軀,何其慘烈悲壯。

可邪時,他什麼事都做得出,為達目的,天下大亂他也在所不惜。

不管是鬆州扶上縣,還是華州無曲城,遠在鄭北的趙家兵馬,這幾年神出鬼冇,四處搗亂,搗亂完後便立即拍屁股走人。

對於這樣一個陰晴不定的人,誰都不可能將他留在自己的後路上。

所以,留下一人在趙琙身邊,另一人就得獨自去涉入黑暗。

沈冽忽然明白她說得“但是”,是“但是”什麼了,是知道彼此都不會讓對方單獨留下的默契。

一縷暢快在沈冽心間漫開,每每感受到專屬於他們二人之間才能讀懂的契合,都會讓他感到欣然。

卻就在這時,甬道深處傳來好幾聲尖叫,

不是楚箏的聲音,而是剛纔跑入暗室的陳韻棋的聲音。

趙琙一愣:“這隧道,和那邊相連?”

“聽起來是的。”夏昭衣道。

除卻陳韻棋,還有一個男人的聲音。

趙琙側耳傾聽,道:“趙慧恩還活著,是趙慧恩的聲音!”

爭執聲越來越響,漸漸能聽清說得是什麼了。

“寶藏?”沈冽說道。

“趙慧恩逃出來後,一路都在翻看一張圖紙,看那模樣,的確像是尋寶。”趙琙道。

“夏昭衣,你為什麼戲弄我!為什麼戲弄我!”

趙慧恩的嗓門吼至破音,從甬道聲聲傳來。

“我不認識你,我從何戲弄你!”陳韻棋驚慌哭道。

“夏昭衣!你就是夏昭衣!!我殺了你!!”

甬道將聲音變得模糊,迴音冗長,這邊的四人卻聽得一清二楚。

幾個男人懷疑耳朵聽錯了。

“他說的,是……夏昭衣嗎?”趙琙不確定地問道。

“你戲弄我,我死也要拉你陪葬!夏昭衣!!”趙慧恩怒斥。

這下,眾人聽得一清二楚,的確是夏昭衣。

趙琙俊秀的眉眼漸變冰冷,忽然,他轉身去往兵器架,拿下一條狼牙鏈。

“世子!”季盛叫道,忙跟上去。

夏昭衣皺眉,起身追去:“趙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