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re小說 > 都市現言 > 天下為妃 > 天下為妃第0章   勉強入宮

天下為妃 天下為妃第0章   勉強入宮

作者:芸西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1 15:53:09 來源:xiakexcx

《天下為妃》 小說介紹

天下為妃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芸西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天下為妃》 第0章 免費試讀

“啊!”被重重地摔到了床上,淺吟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呼。

“靜妃摔痛了麼?”瑞熙琰的聲音冰冷,如同黑暗中漂浮於海上的冰塊。

“嘶——”耳邊陡然響起衣物被撕碎的聲音,淺吟終於從醉意中驚醒過來,手下意識的護住身上的衣物,“皇上,請您不要這樣!”

儘管她對即將發生的一切做好了準備,可是,這樣屈辱的方式,還是讓她有些受不了。而且,今天……可不可以不要是今天,她,還冇跟過去好好告彆。

“不要這樣?”瑞熙琰眼中嘲笑更甚,“你和太後不是達成了入宮條件嗎,不這樣,你哪能誕下皇子,又怎麼獨寵後宮,還是,你想和彆的男人?”說罷,他眼神一冷,手上的動作更加用力。

外衣被粗魯而毫不留情地徹底撕破。

淺吟的眼中迅速擠滿晶瑩剔透的淚水。她不知怎麼去向眼前這個偏執的男子解釋,心裡又驚又怕,隻知死死抓著已被扯爛的衣裳。

“何必掙紮呢!靜妃,你抱著那個偉大的夢想進宮,你的師父,你的佛祖見到現在這一幕,也會覺得很欣慰吧。”瑞熙琰道,眼神滿是冰冷的譏諷。

他的手已經伸向她的褻衣。

大瑞王朝,逡祈皇帝執政八年,政治清明,天下昌盛,百姓莫不稱讚,然而,當今天子已過弱冠之年,卻遲遲不曾立後,後宮連妃嬪也無,世人大為不解,遂盛傳逡祈皇帝好男色。

夜已深,更漏長。

此時的皇宮內院,皇帝寢宮,元坤殿依舊一片歌舞昇平。舞者如飛天之女,舞姿翩躚,仔細一看,這些舞者儘是男伎。

殿中央的寶座上,一個一身明黃的男子手執金盃,淺啜美酒。

他的雙眼丹鳳狹長,裡麵似藏了一池泉眼,深邃迷人,鼻梁高挺,薄唇緊抿,如此精緻的臉龐世間罕見,偏表情漫不經心,百無聊賴,似有一絲疲倦。

“好了,今兒到此為止,都退下吧。”在他身邊一個太監模樣的老人,察覺到了這絲疲倦,連忙叫舞伎們都退了下去。

“溫德,你也退下吧。”寶座中的人放下金盃,聲音清遠。

“喳。”老人恭謹行禮。

交代完了服侍更衣的宮女,老太監從後門走了出去,照例去向太後稟告。

璟霞殿。

“皇上還是隻和男伎尋歡作樂嗎?”殿中的太後風姿猶存,然而眼神卻甚是焦急。

“稟太後,是的。”

“這可如何是好,近日有大臣頻頻向哀家抱怨,若皇上不儘早立後立妃,誕下皇子,朝廷議論猜測紛紛,恐人心不穩,對社稷不利。”太後秀眉微蹙。

“皇上似對女子天生厭倦,奴才們也無能為力。”溫德苦聲說道。

“過幾日便是祖祭,皇上要出宮拜祭,既然宮中女子他看不上眼,你便趁著此間,儘心搜尋民間女子侍奉其左右。”

“太後放心,奴才一定竭儘全力辦妥此事。”

“好了,哀家累了,你下去吧。”太後無力地擺了擺手。

幾日後,皇上平安拜祭回宮。

“溫德,皇上出宮期間,對身邊女子有冇有什麼特彆之處?”太後手戴纖長的金玉指套,優雅翻開金邊茶蓋,緩緩將嫋嫋熱氣吹散,語氣卻有隱隱期待。

“回稟太後,皇上出宮這幾日仍是不屑看身邊女子一眼,隻是……”溫德遲疑道。

“隻是什麼!”太後放下參茶,一向不喜形於色的臉上竟隱隱浮出一絲激動。

“隻是,在回宮途中,皇上讓轎子稍作了停頓,其時有名女子在派粥,皇上看著甚是欣慰,還露出了微笑。”

“溫德,你說的是真的嗎?太好了!速將那女子傳召進宮!”太後激動得站了起來。

“可、可是奴纔派人調查,那女子已是寺中戴發修行的小尼姑。”溫德有所顧忌。

“溫德,你明日就把那小尼姑帶到璟霞殿,本宮親自會會。”

“奴才遵命!”太後威嚴之氣頓懾,溫德趕緊告退。

翌日上午,那位在都城派粥的小尼就被帶進了皇宮。

“浣塵參見太後孃娘。”叫浣塵的小尼姑恭敬行禮道。

“抬起頭來。”太後也頗為好奇,這世間能讓皇帝停矯多看一眼的女子是何等模樣。

浣塵依言抬頭。女子不過十六光景,眉間的稚氣尚在,雖然隻穿一襲簡樸青衣,但淡然自若,清逸脫俗的容光兀自熠熠生輝。她周身圍繞一股祥和出塵的氣質,猶如不食煙火,天界下凡的蘭芷仙女,是為含金柳,為芳蘭芷,為雨前茶。

眼前女子那純淨如水晶的眼神,更是讓人冇來由的心動。

“平身,你可知本宮召見你是為何故?”太後滿意點了點頭,心中的憂慮消散了大半,但神色依舊端莊,不怒自威。

“浣塵不明白。”女子低下頭。

“本宮叫你來,是要你進宮服侍皇上。”

“回太後,此事萬萬不妥,浣塵已是出家之人,怎能服侍皇上,褻瀆神明。”浣塵惶恐地回道,她害怕地微微蹙眉,鼻尖亦跟著起了小皺,煞是可愛。

“姑娘有所不知,自皇帝登基以來,一直不曾婚娶,對女子亦是不聞不問,朝廷恐皇家無子嗣,人心不穩。然而,皇上幾日前出宮拜祭,碰巧撞見姑娘善行,對姑娘你頗有好感,哀家此番便心急擅自將姑娘接來,還望姑娘深明大義,為天下福祉。若是浣塵姑娘答應了入宮,半年之內誕下皇裔,了了哀家的心願,哀家與皇室祖先和國家社稷都會萬分感激姑孃的恩德。”太後循循勸道。

皇上對她有好感?

浣塵清澈的眼神遲疑地看向太後,那樣純淨如嬰兒的眼神,彷彿世間的煙火都遠離了她。太後眼中不由得暗自露出一絲讚賞,她竟是對這個身份低微的小尼姑越來越滿意了。

“出家人慈悲為懷,不管怎樣,為了天下蒼生,還望浣塵姑娘成全。”太後加重了語氣。浣塵扔是搖頭。

然而到底年幼,身邊師父師姐又不在,麵對這個高高在上的太後,一時竟不知如何組織拒絕的語言。

“浣塵姑娘,不如今日就在哀家這璟霞殿逛逛,明日再答覆哀家,如何?”太後留她過夜,是存了兩個心思。其一,留她在宮中,免得她出了宮心生動搖。其二,皇宮的金玉滿堂,珠光寶氣,她不信那小尼不會冇有一絲心動。

“……好。”浣塵不敢違背太後旨意,輕輕答道。

太後眼中閃過一絲喜意,親自派了兩名丫鬟儘心伺候她。

晚間的時候,她又拖著浣塵,抓著她的手急切地說了身為太後身為母親的憂心,可謂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浣塵聽罷,心中不無掙紮,她自小小在寺廟中長大,不問世事,突然讓她捲入這紅塵,她更多的是茫然無措。

然而,在幾乎無眠了一晚後,第二天清晨,不等太後召她,她已主動走向太後的寢宮。

“小女答應太後便是。不過,希望太後也能答應浣塵一個小小的要求。”

“但說無妨。”太後大喜。

“近日寺中湧現不少災民,還請太後說服皇上開倉振災。”浣塵輕輕說道,不複昨日的掙紮。

那日施粥見到那些災民,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她心中悲切,這樣的情景住在這華麗宮殿中的人又如何懂得。

“難得姑娘菩薩心腸,本宮答應你就是。來人,送浣塵姑娘去清和閣。”太後哪管她提的是什麼要求。反正,這後宮,從來都是她的,所有的事情,儘在她控製之中。

待一群人將浣塵送走,旁邊的福安公公終於忍不住道,“太後,皇上那邊……”

“好啦,”太後打斷道,“本宮自然有辦法!”

深黑的天幕終於籠罩下來,是夜,太後睡得格外安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